很久以前,我在一家公司從基層熬到主管,

然後,有天我以前的主管問我: 你覺得現在的生活和以前有什麼不同。

我說: 原來當基層可以罵主管、而當主管不能罵基層。

事情是這樣的,員工聚在一起罵主管叫紓壓、員工一起靠北老闆叫宣洩,

而主管如果罵員工,那叫欺負、叫霸凌、叫沒有同理心、叫勞資糾紛。

.......殊不知,即使身為主管,我也是勞工啊!

我當然知道,這世界不乏沒有良心的管理者、企業主(俗稱老闆)。

我也認同,有很多掛名主管的、其實跟孫悟空他師弟差不多,

但我發現,除了慣老闆,還有很多是.....慣員工。

作為主管要求同仁服儀啦! 出勤狀況啦! 禮貌啦!
然後,就是本人不能夠有哪天服儀出錯,或是哪天出勤有異常。
或有業務疏失。

否則就會有"你自己都這樣憑什麼要求我"
"不然你來做做看啊"
勸導被客訴的同仁,就會被回嘴說: 也是有人客訴你的。

主管表示壓力山大......

身為營運主管,可能被要求成本控制,然後迎接你的就是
"這麼摳"、"公司給你多少你要減我們的時數" 、"助紂為虐"之類的話語,

有當面的、也有背後說的、也有藉著facebook或是各種管道、

隱隱約約的、或是指桑罵槐的、或是意有所指的。

然後不能動怒喔! 動怒就叫對號入座,叫沒有容人之量。


說起來、人到底為什麼要往上爬、要當主管?

做員工不是很好嗎? 盡力了老闆看不見~可以罵老闆。

不盡力、老闆也不能怎麼樣我,畢竟勞基法擺在那兒,

要我走還是得花費一番功夫的。

老闆罵、主管罵,我就爆料啊! 取暖啊!討拍啊!
畢竟世界不乏同溫層嘛!

我罵老闆那叫直率、叫真相、叫被欺壓後的反擊。
.............

 

然後,更北纜的是,我不只當了主管、我還想不開當了老闆,

不管是幾分之幾,總歸是一個小小合夥人兼部門的leader, 走上創業路。

等在路兩邊的,除了客戶難纏、廠商不好應付,

還有看似陪你努力其實有自己主意的所謂員工的那些夥伴。


公司成長的路上我不可能單打獨鬥、我們也不可能全都自己來。

於是,我們需要夥伴。

夥伴嘛! 找來的、跟應徵來的。

從哪找?! 兄弟姊妹、朋友、學長姊、學弟妹.....全都有了不錯的岡位,也不能輕易挖角啊!
初創的公司,憑什麼?!

於是兄弟姊妹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學長姊學弟妹的朋友、都請幫忙介紹下,

不敢說能有多優渥待遇,但絕不會虐待員工、不會壓榨、不會不合理要求。

給不起停車場圖書館籃球場餐廳福利社還有配股配息。

但該給的一定要給,舉凡勞健保三節禮年終獎還有生日,

出差就是該算補貼、人家七天年假等明年開始放我們就是一個月後開始放。

三不五時公司請吃飯、三不五時一起出去玩、飲料零食和咖啡不可少......

這樣的環境,真的很糟嗎?

就算是我~也願意當員工啊!

對啊,這裡面一項項一樣樣都是曾經是員工的我們幾個想的、堅持的,

我們希望,我們曾經在勞工階段受過的委屈、和錯待,

不會在我們的夥伴身上發生。

我們是這樣單純的希冀著。
 

可是顯然我們太天真。

所有我們以為的給予,在夥伴眼中叫應該。

所有我們以為的要求,在夥伴眼中叫苛求。

說白點,一個業務,而且是成熟的業務,半年累積業績不到10萬元台幣,
營業額喔! 未扣稅!!

而他那半年的薪資加出差至少是20萬元。

(對! 這一段完全意有所指指桑罵槐歡迎對號入座)

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我們苛求了。

身為業務主管我今年簽的是生死狀,就是沒達到預期目標、我走。

然後我的夥伴告訴我,我要求他的業績是不現實的?! WTF !!!

有部戲裏頭有個業務主管說了一句說:
我把你當親妹、你把我當表姊。

我的心情大概就是這樣吧。

創業,不能是我的原罪。

就算今天我只是公司請來的主管,我也沒法接受你

"隨便穿又沒關係、我今天沒出差"
(你的隨便穿是身為一個業務穿棉質長上衣牛仔褲和懶人鞋一副待會要去野餐樣)
當你對工作的態度是這般、又叫我如何相信你只是暫時沉寂....半年欸!
喔~對照組是這半年我們兩個的總營業額約500萬
然後她做了10萬.......那我到底要你幹嘛? 來幫忙吃便當嗎?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綠荷舞夜 的頭像
綠荷舞夜

38 阿花來說話

綠荷舞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