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沒有要說什麼增加工作效率的方法,

不早到、不加班僅僅是一種選擇。

 

而是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提早到辦公室呢?

 

我當然明白,提早到辦公室可以讓自己

喝杯咖啡、準備好進入工作的心情等等。

我想,很多職場菁英都會教我們: 提早到、提早準備好

早點到公司可以好整以暇吃個早餐啦!

早點到可以在上班前整理好心情啦! 或是看看報紙啦!

或是擬定今日工作進度啦!

等等金科玉律吧! 曾經我也奉若圭臬。

 

但我最後終究養成"準時"到辦公室的習慣。

我想是因為全世界的老闆或自以為是你老闆的主管都有一種毛病:

只要他看到你(或找到你)你就應該要工作。

我的同事也都被傳染了這個病。

 

所以我不管多早到工作場合,

即使一邊吃著早餐、或正畫著眉毛,

大包小包還沒打卡......

老闆、主管或是同事還是會迫不及待想跟我說:

"某某客戶你那個xxxx處理了嗎?"

"有人留言給你........"

"那張訂單xxxxx"

 

憑良心說,那種狀況下(就是我正在煮咖啡或畫眉毛或還沒打卡)

我得承認我的心還沒醒、我的腦子還沒切換到工作模式。

被問到工作的事真的還挺尷尬的啊!

雖然經過這些~永遠不管別人所處時間地點的自以為老大的訓練,

(人真的可以被訓練啊!)

我已經可以在0.5秒內切換到工作模式、精確的回答。

但老是在手上拎著大包小包的時候被問"那這樣要怎麼做?"

或是一邊畫眉(到底要畫多久~)

一邊對內線電話那端的主管說"好的,我來聯絡客戶"

然後要放下眉筆或口紅或粉撲等等,趕緊記下來交辦事項等等,

或是一面煮咖啡一面被同事說"那你那個case我們測試了......."

心情實在很難美麗。

 

更不用說加班。

 

加班這件事,為的就是"處理好需要在今天做完但還沒做完的事"

但,除了上班時間不停被打擾、被迫要中斷手邊的工作去

應付同事敷衍主管應付突發狀況,

好不容易下班時間,留在辦公室處理進度內的工作,

只要人在辦公室,還是不停有同事或老闆要來找你。

手邊的事永遠停留在原來的進度。

 

這種令人惱怒卻又無可奈何的情形,在我某份前工作達到最高點。

就是只要看到你,就要找你。

(有時候看不到你也找到你)

當時我幹的是包山包海的supporting function,

舉凡服務、預算、採購、硬體、機器、音樂、空調、裝潢.....

都是我的部門所屬。

掛的是"營運"做的是"雜務"。

如果在真煩傳我就是內務府總管,但那些黃公公啦!蘇公公啦!

都有小跟班小幫手那些什麼小路子小泉子小桂子等等.....

我當然也有小幫手啦!

但你知道的,朝中同僚要找內務府、還是後宮的娘娘們要吩咐,

當然是直接找公公啦~以示自己很厲害重視。

 

所以不管我一早踏進辦公室是因為

有工作待處理、想找部門同事(我的小幫手們)聊聊、

還是要趁機做些手邊的paper work、

或只是進辦公室拿個東西,

都、會、變、成、開、始、工、作。

 

不管我下班後留在辦公室是為了作行政工作、

填單據、查資料等等,

都會變成繼、續、一、直、工、作。

當然我們作內務府的營運的,服務好這些

inside customer本就是我們的功能和責任,

只是這樣沒日沒夜沒有下班時間的生活很叫人崩潰。

 

我願意加班: 讓工作在規畫的進度內完成。

但若加班只是為了讓主管認為我很認真、

或是加個班其實沒能真正做工作,

那就只是浪費公司水電、浪費時間。

 

所以我不加班、也不早到。多年媳婦熬成婆後,

現在帶的小朋友,我也鼓勵他們"回家就不要工作",

"工作在公司做完",而我們的工作型態,也不太需要加班。

偶而,會遇到在非上班時間的急事,
或是因為趕進度需要忙個幾天,

但~絕非常態。

 

當然我也希望非上班時間他們就不要吵我。

有時候小朋友問我公事,

我的回答是: 明天說、或是下禮拜說。

現在工作有一點很好: 幾乎沒什麼事是非得要這一秒處理的。

所有事情都可以排進度。只有進度表、沒有時間表。

 

新人上班的前一天,我就告訴他: 公司是9點上班,通常我們

會在8:50~8:55左右到,我討厭人家遲到,但真的不用早到。

我很認真地說: 你早到我也不在,你自便。

 

不過~準點就是要ready,

帶妝到、吃完早餐、心情切換到工作模式。
我對進公司後才在那邊吃早餐、化妝或是睡眼惺忪的人很感冒啊!

嗯、還有衣著還一副居家樣也很讓我翻白眼,

穿正式點才會有正式的心情啊!

這麼多年的高跟鞋生涯,我也不曾在辦公室換拖鞋。

即使旁邊常有同事穿著拖鞋走動~我仍然故我。

可以說是一種ㄍ一ㄥ吧!

也可以說~我想讓心情一直都在上班狀態。

(還有因為我一脫下高跟鞋就沒氣勢啊!)

 

至於上班時間,其實吃個零食、喝個咖啡真的沒什麼,

我們的工作又不是要一瞬不瞬盯著不放的,

錯過就天荒地老滄海桑田人事全非這樣。

 

所以小朋友逛個淘寶、買個PCHOME我都可以接受,

只要我問你事情、你答得上來,

我們進度表的東西,你走得順。

該做的事做好,還有餘力做私人的事那當然就是你家的事。

 

我主張勞逸結合。

所以A同事跟我新帶的小朋友說: 跟菊花嗎? 那會胖喔!

B同事跟他說: 那菊花解接有沒有帶你去吃好的?

C同事跟他說: 出差經過OUTLET要拉住菊花解接,叫她別衝動啊!

哈哈哈~

 

我還有一個主張: 快樂無後顧之憂的人,才有快樂的工作過程、漂亮的成績。

如果叫員工為了工作不管其他、犧牲家庭時間或戀愛機會,

那她就不能是個完整的人、如何有完美的工作?

有些人就是私人生活不完滿只好全力以赴在工作,

變相的情場失意職場想要得意。

但這種工作好像成了出口、發洩的管道,

工作的品質總有種急就章的粗糙。

 

越是家庭和樂、幸福美滿的人,我越相信他的工作投入程度。

他會思考更全面、不疾不徐,工作成果也會更全面、更完整。

工作成就人、=而人完整工作。

PLAY HARD、WORKING SMART.

 


 

 

同事D的鬧鐘,會準時在午休結束的一點鐘響起,

今天聽到鬧鐘聲,我慢慢起身打算去開燈,

就見我家主管衝過去、迫不及待開了燈。

 

是說開燈這種小事讓總欸來做好像有點大材小用吧!?

更何況這不會讓人覺得親力親為,

只讓人覺得他迫不及待要我們開始上工啊!

燈亮時、D的鬧鐘都還沒響完呢。

 

就像早上8點45分打電話跟我討論企畫案,

我就搞不懂了,這案是有緊急到你連15分鐘都不能等,

無法等我到公司再討論嗎?

如果是這樣,那我好整以暇地和你電話中討論可好?

但我15分鐘後得打卡啊老闆。

 

總欸的經典當然不僅於此,還有在男同事休陪產假時質疑,

"當初我老婆生我也沒請假"

所以你在你老婆面前挺不起腰桿啊!鼓勵大家跟你一樣無情就是了

 

同事生小孩完,到月子中心後第一件事是開電腦開始工作,

但那是因為她的工作無法代理啊!

我流產了,從醫院回家、麻藥還沒退就先開電腦報價,

那是因為那個專案的工作急、而資料都在我這邊,

同事幫不了我。

我們願意、是一種負責,不是一種應該欸!

但高高在上的主管就是不懂。

 

某同事因為祖父過世請喪假,他也叨念:

"我爸過世我也才請一天假"

喂! 老大,她是我的團隊成員,她請假有影響的是我,

如果我COVER得過來,可以應付、讓她好好去處理家裡的事

很合情合理合倫理吧!

何況她是長女、長孫女,在台灣社會的婚喪喜慶中,

我能理解她不能缺席的立場。

總欸,你是外星人嗎?

 

我待過的外商公司老闆來到台灣還不是迎合台灣風俗,

七月普渡、過年開工都拿香,還到土地公廟拜拜哩!

還曾經參加同事奶奶的喪禮告別式。

而我老大竟然計較同事休"應休的假"

 


我堅持同事一定要精神好、健康好,

最好的狀況來公司。

我討厭人家睡眠不足、還是抱病上班。

要是男女朋友吵架了還是你的狗生病了,

那就把家裡事處理好再來,

不要三心二意,一邊工作一邊唉聲嘆氣還是給我掉眼淚。

該上班的時候就不要熬夜。

拜託我們有時候要出差欸,開車需要精神好嗎,

沒有一份工作值得把命送。
--也沒有一份工作值得犧牲所有私人因素來成全。

創作者介紹

38 阿花來說話

綠荷舞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