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棘裡只剩荒蕪,花不開、鳥不來。

滿園綠意不再。

唯有秋日的風,喧囂的自我門前經過,灑落一地的,枯黃、斑駁。

又怎樣呢? 所謂的愛情。

原來也不過,人世間愛欲糾纏。

撇開這些牽絆,也許我能換來時間、空間、心更寬。

他們說我封閉自我,那是他們不懂哀莫大於心死的愁。

致力於工作,女人總不能情場、職場都失利,

我不是拜犬,是一團火。

為了更堅強更堅定,我燃燒。

義無反顧的,衝鋒、陷陣、即使烈焰波及無處可逃,

尋求除了愛情之外的其他強大,繼晷焚膏。

不再希冀脈脈含情的天荒地老,

只願安之如飴、不再煎熬。

我們相遇太早、幻想太美好

也許、如今的淡然若水、也不算太糟。

 

--關於一位職場勇於表現、但感情缺憾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綠荷舞夜 的頭像
綠荷舞夜

38 阿花來說話

綠荷舞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