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到嘉義出差,

所以午餐很理所當然的是: 民雄肉包

其實按照我的計畫,應該是:

民雄肉包-->民雄鵝肉攤-->火雞肉飯--->新港鴨肉羹-->

最後再帶一些福義軒當伴手。

(我工作一向勞逸結合啊!)

但基於隨行兩位同事的小心翼翼,

不管是在出差所以不敢大吃大喝怕被以為不認真工作,

還是,因為禽流感議題不敢照我的計畫大吃,

總之,我的午餐竟然虛到只有:

肉包X1 + 鴨肉羹X 1

吃完立馬奔進奉天宮向媽祖哭訴啊~

沒有啦!

來到新港一定要來跟我老木的信仰好好拜碼頭一下

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羅漢松他本人--我願意相信我種樹為生搞園藝的學弟會過得很好。

_32699   

吃肉包的時候收到老公的LINE,回答我們正在買肉包,

他神回: 民雄的名產不是阿飄嗎?

(民雄人應該會想打我老公吧?!希望民雄人不要認識他不然我得先去提高保額)

我: 吃阿飄? 你以為我是鍾馗?!

(最好老娘在你心中的形象是鍾馗啦!)

然後我興致勃勃問同事: 要不要帶你們去鬼屋?

 

同事當然是拒絕了,不過無妨,

我跟鬼屋不算緣慳一面,事實上,

民雄鬼屋在我求學時代,算是個每年都會去一、兩次的地方。

首先,咱社團的迎新習俗固定是:

元宵節的那一天(是說元宵節明明離迎新很遠啊!)帶隊去民雄鬼屋。

據我當年的副社長學長說法,因為社長學姊的姊妹滔(就是閨蜜啦!)

當時在嘉義另一間五專當社長,

兩社決定都去民雄鬼屋辦迎新(順便聯誼)。便因此流傳下來。

 

第一次被帶去鬼屋就是元宵節,還吃了熱呼呼湯圓才出發,

是一個吃飽再上路的意思。

進去前學長姐單然要盡其可能嚇唬、恐嚇我們這些小朋友,

務必到了學妹會怕到巴不得窩在學長懷裡、學弟會緊牽著學姊的手這樣。

我們就進去鬼屋了。

元宵節基本上是國曆約莫2月的時候,也就是很冷;

我們騎車前往,當然是全副武裝到了騎車也不冷的狀況,

但一進到園子中間、建築物的那個像是天井的地方,

突然覺得一陣冷風襲來,是從腳底冷到心底那種冷。

然後呢? 沒有然後啊! 這就是我感覺到最可怕的部分了,

冷得可怕。

 

幾年後,有次和學弟們騎車上阿里山看日出,

最後累倒在觀景台讓日出看。

(八卦是阿里山上的小火車都超擠、擠到站著睡著也不會跌倒、還是被擠得直挺挺的)

下山後就順道去民雄鬼屋,當時是白天,但我們都一夜沒睡了頗有些恍惚。

學弟們從屋後繞回到前方說: 嘿嘿~我們剛剛在後面尿尿。

當天晚上回到住處我已經累趴,學弟們卻還在隔壁玩、笑、鬧(只能說青春無敵)

凌晨12點,就在迷迷糊糊將睡欲睡的毛門,突然我驚醒.....

當然不是感應到什麼,是被一聲尖叫、和一聲"幹"和一聲"噢"驚醒。

隔壁三個玩著追趕跑跳碰的學弟,撞到壁櫃,櫃子門就這樣砸下來

直立的、砸在學弟的腳掌....

正是白天提議尿尿的學弟。

而當天,還是他的生日。

第二天,學弟的爸媽趕來學校,帶來學弟的18歲生日禮物。

是一對拐杖。

 

八卦是當時的男朋友是醫學院學生,

嗚~中部人都知道吧! 某醫學院一年級會在北港念書,

所以剛好隨侍在側在附近,

有他陪我們一起去醫院急診室,心安了許多

(其實有什麼用啊?! 他連實習醫生都還不是好嗎)

他還跟醫生一起討論X光片,然後悄聲安慰我們: 沒斷,放心。

哇咧醫學院一年級的學生看得懂X光片? 還是其實那種狀況一般人都看得懂?

只能說我談戀愛就鬼遮眼啊! 連這樣的小事都對他生出崇拜。

然後學弟也鬼擋牆,從那之後都對這位未來還不知道會不會當醫生的男生無比崇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綠荷舞夜 的頭像
綠荷舞夜

38 阿花來說話

綠荷舞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