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嬌病了, 復原的期間,

春嬌終於把兩年來的委屈,表現在病症上。

是輕微憂鬱症。

白天晚上,春嬌拖著病弱的身軀,想著兩年的點點滴滴,

男友說: 為什麼要結婚? 我的感情不需要給別人交代!!

男友拿走緊急預備金,說是又有什麼急用。

男友在半夜時分接聽女孩子電話,說是公司會計來講心聲的,

在意? 你在意什麼? 人家只是小女孩!

男友常常電話找不到人,終於出現時有百般理由,

被廠商拖去哪、生病去打針(然後其實健保卡在家)、去走一走一個人靜一靜

酒店工作的紅粉知己找到自己家樓下,和男友訴衷情,

而春嬌以為,男友只是去買菸。

家裡出現汽車旅館的打火機,男友說哪知道誰拿來的,男人打火機都混在一起,

男友說,會成就一番事業的! 但每天沒見過他做什麼事,淨是想著玩樂、安逸。

男友父親還開國產車呢! 男友硬是覺得賓士才襯他的身分。

早上剛收回了貨款,下午就招呼好友上山泡溫泉、吃土雞。

晚上到酒店"放鬆身心"。等要發薪水時、要付款項給廠商時,

再叫春嬌想辦法。春嬌表明沒有辦法時他便發怒。

春嬌勸他先想辦法好好工作、不足資金缺口,

他振振有詞: 難道欠錢就不用過生活嗎?

公司結束後,男友陸續和他口中的"好朋友"在一起工作,

在沒有招牌、不能言說,進去還要有密碼的"護膚店"幫忙,

"阿姐"請他開車載人,拿個一千塊給他加油,說不用找了,

請他買200元檳榔,給他500,讓他買60元的菸,給他100,

這就是他的收入來源。

不能跟未婚妻分手,因為"二姊的小孩是未婚妻媽媽在照顧的"

不能見男方父母,"因為父親愛面子,不接受退婚" "但我不會跟她結婚的!!"

日子過到最谷底的時候,學弟來台中看春嬌,

載著學弟去車站坐車的路上,後面一台車猛追,春嬌停了下來,

對方表明是當舖派來,這車男友抵押借了錢連利息都沒還,必須扣走。

春嬌和學弟將私人物品搬下車,看著陌生的男人開走自己的車,

坐在便利商店前的台階,除了哭,不知道可以怎麼辦。

父親替她贖回了車,要她好好工作,不要再沉溺下去了,

春嬌到南投,替同學辦的活動打工,現領的工作,

很適合現在連下一餐都沒有著落的春嬌。

但這次,是汽車公司因為多期沒有收到貸款帶走了車。

春嬌站在南投陌生的街道,

再次痛哭失聲。

春嬌知道,這次不是在悼念逝去的感情,而是

懊惱自己怎會連這樣拙劣的騙局都看不出。

於是,慢慢回想,細細思量,越想越是心驚膽顫,

這人,怎能就這樣,把自己帶到一個什麼樣的泥沼啊!!

賠上了青春、身體健康、信用、工作,

換來的,是男友的譏諷:我對別人都很好,就對妳我沒辦法不發脾氣。

 

她沒有自覺、但朋友們都發現了。

於是,學姊放下台北的工作,請假專心來照顧她。

於是,學妹不敢離她太遠,乾脆要她到宿舍住下。

學弟跟另一個當兵放假的學弟說: 去看看春嬌姊吧! 不知道還能看多少次。

大男生不知道怎麼關心,就帶她去吃牛肉麵,支支吾吾的說"那個....牛肉補血"

然後有一天,同學山米鼓起勇氣告訴她: 你病了,你必須放下、或者、先出去走走。


很剛好,志明剛辭了工作,想去流浪。

在MSN上,春嬌問他給不給跟,他想了一下,

"好 不過要幫忙開車喔"

春嬌偷笑,慶幸網路上,他看不到自己的緊張 和怕被拒絕的忐忑。

好像,這些日子的載浮載沉,終於抓到一個依靠。

 

突然間,心頭篤定了起來。

說也奇怪。 要出發的那一天,

一間大型企業找了春嬌去INTERVIEW,在長達八個月的閒賦之後。

春嬌重新回到職場。

 

"所以~你們去旅行 然後共普鴛鴦蝴蝶夢?" 我問春嬌

春嬌笑了,很灑脫又很無奈的笑了"沒有"

"如果有~今天我應該不會這麼懷念他"

 

他們去了南部,在台南,吃了各色小吃。

還在志明大學同學招待下,跑去安平吃豆花。

晚上借宿這位同學家,志明也沒特別解釋,

他讓春嬌睡客房、自己打地舖。

 

去美濃看人家種香蕉、做紙傘,吃過板條,還研究起人家招牌。

"不以百年為號召"~在一片"百年老店"的招牌中,

春嬌興奮極了, 一定要拍了下來。

 

往茂林的山路,兩人還迷路了,互相笑說,為伴在這養老也不錯。

在台東的海邊,志明拍下她若有所思、蕭瑟的背影。

這兩人,一個曾是研發相機的工程師、一個曾是賣鏡頭的業務。

對攝影,卻都不考究極了,只帶了便利商店買的即可拍。 

終於繞回墾丁,吃了牛肉麵後先到車程拜拜。 

春嬌抽了一個下下籤,悶悶不樂的回到四重溪。

 

住在明治時代就有的溫泉旅社,早早春嬌就累了,

志明在門外和女友通電話,恍惚間,春嬌感覺他回房;

心理想~他不會撲過來吧?

翻個身,春嬌張大了眼睛、而且不能置信:

他...他竟然、到車上拿了睡袋,躺在一側。

 

這些日子以來,春嬌第一次大笑。

突然覺得自己沒有憂鬱症了~這個小處男很怕被侵犯呢!

春嬌說~喂!蓋同一條棉被不會懷孕的!

志明翻了身,不理她,紅潮慢慢浮上不算白的斯文臉孔。  

之後,春嬌只好對每一個當他們一對、不解的民宿老闆娘說:

"請給我們多一床被子,厄~因為我們會搶被子"

在墾丁,他們去了出火,好笑的百出各種充滿鬥志的姿勢拍照;

春嬌偷拍了志明點煙的拙樣,說以後要拿來勒索他。

然後,在三月底的涼風中,坐在小灣一下午。

各自一本書、一杯果汁、無言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平靜與滿足。

春嬌告訴志明:墾丁,我和你同學來了很多次,

第一次這麼平價,可是卻從未這麼開心。

 

兩人會心,同時想到那個愛過好日子的王子。 

春嬌告訴志明:他現在想要搞"男性護膚",女生幫你護的那一種。 

志明問她: 你難過嗎? 他這樣墮落。

春嬌搖頭:我很遺憾,我愛過的人竟然這樣,但不會難過了。他的生活、他高興就好。

 

志明走了,從南部回來、他飛到晴空萬里的加州。

春嬌進了知名的企業,一路從員工 到小主管。

只有一次,巨大的壓力 讓她哭了。

騎車回家的路上,壓抑不了的淚流。

然後她熄了火,就蹲在路邊打電話給志明。

彷彿從遙遠傳來的聲音中,可以汲取一點溫度,讓自己奮鬥下去、 堅持到底。

 

之後,春嬌沒聽過志明的消息、沒再見過面。

她有了一個,溫柔斯文的男朋友。

過去的回憶、不論是傷她的王子、還是陪她療傷的志明,

全都雲淡風清的放在心理,很深很深的地方。  

 

男朋友斯文,不曾大聲說話,沉默寡言,只有對春嬌笑語如珠。

不特別帥氣、倒是高人一等,春嬌活脫脫小鳥依人。

五官端正乾淨,可是並沒有王子的長袖善舞; 

也沒有恆赫的背景來匹配目前是精英的春嬌, 

甚至,比春嬌年紀小了一大截。 

我問春嬌為什麼選他,春嬌說。

"他和志明一樣,我難得遇到和我睡覺卻沒有上床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綠荷舞夜 的頭像
綠荷舞夜

38 阿花來說話

綠荷舞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