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一場大雨、我們在山裡,和過去的你我,重逢。
其實想要假文青一下,
但卻變成了假惺惺。

你說~在你心中,我是很特別的存在。
這句話才文青吧!

特別的存在.....這事兒,我也懂。
不就是放在心中的,一個特別的對象嗎?
那一年出國回來,你給女友買了她指定的包包,給我買了項鍊;

你要我背過身去,為我戴上項鍊那一刻,我就誠惶誠恐的懂了。

不一定要在一起,但偶而、會拿出來想一想,
想著,如果我們當初走到一塊了,會怎樣。
想著,如果我們沒有分手會怎樣。

曾經,我們是雙方父母眼中的一對,我們有差不多的成長背景和相似的家庭環境。

我們了解對方,知根知抵。

你堂妹是我的小學同學,你表弟是我的中學同學,你是我的學長。

你爸爸媽媽疼愛我的程度,像是我是他們的女兒。

我們在可以說是競爭對手的兩家公司工作,我是業務,你是對手家的研發主管。

我在下班後去找仍在辦公室的你,你任由我打開你的電腦打電動,(就不怕我是商業間諜嗎?)

還很坦然的說,密碼就是我的生日。看著我訝異的神情,你再說,

事實上,提款卡、門禁卡....都是我的生日。(嗯,要搶劫你的話非我不可啊)

我訝異的其實,是你女友,就和你同一個辦公室,

你卻毫不在意的,用我的生日當密碼。

更別說後來,在你房間看到的顯眼處的我的照片。

還好你沒有放合照,不然我真是要替你捏一把冷汗。

你說其實女友很少、幾乎不曾到你房間,

我的笑凝在唇角,聽到這話時我躺在你床上,看漫畫當廢人,

你在桌邊幫我這電腦白癡修電腦。

這麼明顯的事實,你卻還看不清楚嗎?

那年,你告訴爸爸媽媽,等我 可能要很久,

"大概要等她玩累了"

所以,你娶了女朋友,而我反對到底。

真的不是我想嫁給你,你其實跟我自己一樣了解我,

當年的我,的確沒有結婚的打算。

但我也像你一般了解你自己,明知道你心中有人的狀況還要另娶,

你想辜負自己,還是對不起對方呢?

 

當年還很文青的我,很矯情的說: 人不該為了愛情之外的理由而結婚。

 

但你娶了,而我深恨自己的烏鴉嘴。

兩年後,這婚姻結束的莫名其妙。你開始一個人的生活。

然後在一個深夜,異鄉的你,給我打了個電話,

帶著酒意的求婚,我悸動了,卻無法點頭。

笑著消遣你,說你的求婚詞太爛,其實是

其實是因為,我比你所能想像的,還怯懦。

我怕結婚,會磨掉我們對彼此的認知,和珍惜。

我怕所有的了解,也禁不起現實的壓力。

所以,我要我們還是待在原地,

繼續當友達以上的好、朋、友。

當時的我,才剛走出一段,鬼擋牆的感情,剛離開一個鬼遮眼才看上他的對象。

重點是,那樣一個爛人,那樣一段應該被鄙棄的感情,我還花了兩年的時光細細呵護。

分手後深覺自己差勁到極點,沒自信透了。

而你突如其來的求婚,我下意識的要抗拒:這樣差勁的我,如何能經營一段感情,遑論婚姻?

 

過了幾年。當我終於能走出那段陰霾,

當我再度可以笑著看過往傻氣的自己,

當我覺得I'm ready。

我暗示的告訴你,你卻認為我在開玩笑。

說得更明嗎? 矜持的我不願意。所以就在你誤會,而我不肯說更明白的情形下,

我們再度,與婚姻擦身而過。

對,我還是矯情的,這一點 你至今仍未發現。

 

我矯情,我輸不起。

所以當你說,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也不錯,

七老八十的時候,我們還能坐在這兒並肩看夕陽時、我不置可否。

要多真摯的情感,可以容忍多少次的錯過?

所以在山裡我說,下次搞不好你就結婚,帶老婆來了。

你笑著回我: 你也會帶別的男人來啊!


我大笑: 我肯定會。

我肯定會,

那一年我們到彰師大表演,

因為負氣,表演前的練習我們各自找了舞伴,

一副別苗頭的賭氣行為。在後台等待的時候,

學妹牽起你的手,我馬上不甘示弱的靠上學弟肩頭。

無意間到學妹的大樓,正逢你和她在教室外說話,
我掉頭而去,當天晚上就故意牽著學弟的手在社辦外瞎晃。

我不能把學妹怎麼樣,她是我本科系的學妹啊!

你也不能把學弟怎麼樣,副社長動自己的社員不成樣吧!

於是,我們還是只能跟彼此,角力。

一如現在,我們仍是一面在試探,你願意給我幸福嗎?

一面等待對方,先找到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綠荷舞夜 的頭像
綠荷舞夜

38 阿花來說話

綠荷舞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